第三章 够狂野,我喜欢

|

  林逸真的十分郁闷,这个死胖子看似抗打,其实就是个怂货,才跺几脚,就晕过去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一大群穿着保安服的人急匆匆赶来,若不是有那身皮,简直就是一群小混混。

  林逸简单扫了一眼,数了数,连二百人都不到。他妹的,这么点人,他还怎么过瘾?

  没等他摆好架势,一阵警笛声忽然传来,听那声音,声势绝对不小。

  “小逸,你没事吧,我刚才已经报警了。那群小王八羔子还以为我这个老婆子买不起手机,搜身都懒得搜,这次让他们全完蛋?!甭彻鸹ㄐτ刈呃?,手里晃动着一只老人手机,那是陆晓云在她今年生日时送她的礼物。

  林逸苦笑一声,看样子,松筋骨没啥机会了。

  疯狗刚来时就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才晚了几分钟,罗霸道他们竟然都完了。

  他简单检查了一下那些人的伤势,全都一个样,四肢五肢碎裂,就算治好,这辈子也废了。

  他的目光落到林逸身上,冰冷而又锋锐,他似乎并不在意一大群警察的到来,其他人也丝毫不慌,显然都见惯了“世面”。

  “是你把罗经理打成这样?”疯狗冷声问道,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凶光。

  林逸让鲁桂花和陆晓云往后退了退,向前走了一步,边挖耳朵边笑道:“如果我说他们都是走路摔成这样,你会相信吗?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相信了?!?/p>

  林逸屈指一弹,一颗老大的耳屎弹飞出去,十分准确地击中疯狗鼻子。

  疯狗鼻子一痛,伸手一摸,鼻血竟然流了下来。

  “我擦,看到老子,也不需要流鼻血吧,难道你是个玻璃,觊觎老子的男色?我呸!老子对你可不感兴趣!”林逸十分夸张吐了一口口水,疯狗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十几岁的少年,实力非??膳?。

  一颗耳屎打得人流鼻血,估计说出来都没人信。

  疯狗咬了咬牙,鼻血都来不及擦,冷声道:“趁条子没出手,先做了他们,出什么事,老子顶着!”

  “上??!为罗经理报仇——”

  那群人仿佛打了鸡血,无比疯狂地冲了过来,林逸捏了捏拳头,准备好“正当防卫”。

  砰砰砰!

  三声枪响刺破夜空,原本那群狂奔的家伙冲势一滞,条子都出手了,这还怎么打?

  “都给我扔下武器,蹲下,双手抱头,快点!”一声清亮的呵斥声从不远处传来,很快,一大队警察快速跑来,至少有二三十人。

  林逸的眼力极好,目光很快锁定一位女警,刚才那一声呵斥就是她发出的。

  她的模样十分清纯,瓜子脸,柳叶眉,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然而,最惹眼的是她火爆的身材,高挑修长的美腿,纤细的腰肢,胸口紧绷绷的制服下,隐藏着巨大的“能量”,那股“能量”若是再增长一些,估计衣服扣子都撑不住了!

  林逸的眼睛仿佛扫描仪一般,很快把她从头到脚扫了好几遍。这一瞬间,他立刻感觉丹田一阵火 热,浑身都开始发烫。

  “妈蛋,只是多看几眼,火毒竟然发作了,难道老子对她一见钟情?平湖真是我的福地,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老婆!”林逸双眼发光,暗暗运转九阳圣武功,暂时压制了火毒。

  “你们几个,快给我蹲下,想吃枪子是不是?”女警猛地踹出几脚,几个小保安被她踹翻在地,疯狗的神色变了变,最终还是选择抱头蹲地,不敢反抗。

  “够狂野,我喜欢!”林逸眼中精光闪烁,目视着女警朝他走来。

  “你刚才说什么?我的话你没听见?我叫你蹲下!”女警冷冷看着林逸,抬起脚就要踹他。

  “等一下!”鲁桂花忽然跑了过来,气呼呼地对女警道:“你这姑娘怎么回事?话都没问清楚就打人。你打那些渣滓无所谓,我儿子是本分人,我们也都是受害者,你为啥还要打我们?”

  鲁桂花一向护短得很,这么多年来,因为林逸的“死”,她不知道哭醒多少回。

  现在这个好儿子回来了,她怎能让别人打?

  女警连忙把脚缩回去,脸上露出歉意的微笑,道:“大娘,刚才是您报警的吧。真不好意思,这儿情况很复杂。您也知道,对付这些社会败类,不用点特别手段怎么行?”

  鲁桂花还是很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道:“话是这么说,但我儿子哪里像小混混了?你看他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还很有正义感……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何月舒,是西城区派出所第一大队队长,这一片的治安由我负责。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我代表政府向您道歉,我向您保证,一定给您一个交代!”何月舒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房产商勾结拆迁公司趁夜里强拆,这种事也算数见不鲜。

  鲁桂花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道:“真是个好姑娘啊,为民为国,尽心尽力。对了,月舒姑娘,你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大娘给你介绍一个。你看我儿子怎么样?要相貌有相貌,要身高有身高,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先处处?”

  亲妈!亲妈都没鲁妈妈亲!

  林逸心中大喊着,真想抱住鲁桂花一顿猛亲,他的心思竟然一眼被看穿了,这样的大胸女,正是他的最爱??!

  陆晓云的脸色变了变,悄悄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何月舒扫了一眼正盯自己胸看的林逸,秀眉微微皱了皱,道:“大娘,我已经有了婚约,所以就不劳您费心了。我得先解决这儿的事,有时间再陪您聊?!?/p>

  “唉,都有婚约了,那太可惜了。晓云,小逸,我们进屋去吧?!甭彻鸹ㄌ玖艘豢谄?,十分失落地拉着晓云林逸往屋子里走。

  何月舒颇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大娘也太想当然了。

  这时,一个警员急匆匆走到她身边,在她耳旁说了一番话。

  何月舒脸色大变,连忙喊道:“等一下,大娘,您先别进屋!”

  鲁桂花停下脚步,转身问道:“怎么了?何警官,我被他们折腾了一夜,回屋睡觉都不行么?”

  从“月舒姑娘”到“何警官”,称呼变化也太快了。

  何月舒没想太多,神色严肃道:“大娘,您和您女儿可以回去休息,不过,您儿子得和我一起回警局接受调查?!?/p>

  “为什么要接受调查?我们明明是受害者,受到恶势力的打击侵害,难道你们警察还要为黑社会撑腰?何警官,刚才老婆子我也许说了些让你不开心的话,但你总不能因为这个公报私仇吧?!甭彻鸹ㄗ肿诛嫌辛?,听起来合情合理,这口才,林逸都自叹不如。

  何月舒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道:“大娘,您再这样,就是妨碍公务了。这儿受伤的人,都说是您儿子打的,他们伤得这么重,就算这些人该打,好像也有点过了吧?!?/p>

  鲁桂花半张着嘴巴,一时之间说不出话,刚才林逸打人的一幕的确有些吓人。

  林逸轻咳一声,道:“鲁妈妈,我就陪他们走一趟吧,就算我是无辜的,配合警方工作,也是我们公民应尽的义务,不是吗?”

  “可是……”

  “晓云,扶鲁妈妈进去休息,有什么动静立刻报警,我相信人民警察会?;の颐堑??!绷忠荽蚨下彻鸹ǖ幕?,朝她点了点头,让她放心。

  “那你早点回来,我烧好早饭等你,你在外这么多年,一定很不容易……”鲁桂花说着说着,眼泪直往下流。

  林逸朝陆晓云眨了眨眼,后者立刻会意,扶鲁桂花进去休息。

  安顿好她们俩,林逸面带微笑地看着何月舒,道:“何警官,我们现在就走吗?要不要先聊聊?”

  “严肃一点!我现在怀疑你严重防卫过当,有什么话,还是回警局再说吧?!焙卧率娴闪肆忠菀谎?,转身对那些警察道:“这儿交给你们,我先带嫌疑人回去,通知刑警队,将这些家伙全部送去调查,把他们的老底都翻过来!”

  何月舒恢复之前的一脸冰霜,林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眼神之中满是欣赏,霸道嚣张的御姐,果然很有味道。

  “只可惜有婚约了,我要不要把她的未婚夫干掉呢?”林逸心中忽然出现这个想法,不过很快就被他否决,要抢当然凭他的魅力,背地里捅刀子,这种事,他可做不来。

  回到警察局,林逸便被一间审讯室,何月舒坐在他对面,一个瘦弱的小警员坐在一旁,负责记录。

  何月舒冷冷扫了一眼林逸,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你说的任何话都会记录下来,将来作为呈堂证供!”

  “呵呵,何警官,你说的我都明白,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严肃点!现在不是演电视,是审讯!告诉我,你的姓名,年龄,还有你的性别,干什么的,来平湖有什么目的?”何月舒气急败坏地打断林逸的话,嘴如连珠炮一般问了一大堆问题。

  林逸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道:“我叫林逸,今年十八岁,现在是个学生,来平湖是上大学的,通知书还在我包里。我得特别强调一下,我是男的,绝对的纯爷们,不信你来摸!”

作者有话说:“本月暂时一天一更,下月1号每天万字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