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冤家路窄

|

  陡峭的山上无路可寻,乱世之中,那亭亭玉立的少女弯着一对月牙般的眼睛满脸笑意,那青涩单纯的倾国容颜,善良而美丽。

  一身轻纱,洁白的马靴衬托着一双玉腿,贺兰九来回踱了几步,晃动着那纤细的玉指在乾龙面前微微晃动,轻灵的声音如山泉一般,让乾龙的心都沉浸在属于他的那一份清澈当中。

  “乾龙哥哥,不许转移话题,你老老实实交代,你到底要干什么?”

  清澈的眸子倒映着乾龙的影子,乾龙看着那眸子之中的自己,那隐瞒的话却半点说不出来。

  “哎。。。你这丫头,”乾龙轻叹一声,沉声道:“九儿,男人身残志不能残,我宁愿死在这一刹那,也不愿意在轮椅之上坐一辈子,我要去九岳大峡谷!”

  “什么?”

  九儿吃惊的捂着小嘴,差点没跳起来,指着乾龙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过了足足三息时间,九儿这才平静下来,吃惊道:“那可是附近的凶兽发源地,不能去的!”

  “必须去,不管如何难,我也要去,去了这辈子我乾龙便再无遗憾!”

  乾龙眸子再次回归清澈,淡淡的话语中,那坚定不移的意志让九儿沉吟不语,她贺兰九还真就没想到,乾龙会有如此决死之心,显然乾龙不愿这么活着,他的心属于强者之心,只是这颗心却限制在这幅躯体当中。

  就在九儿沉思之时,乾龙已然再次吃力的推动着轮椅,缓慢的向山上前进。

  “哎呀。。。真是个倔强的家伙!”

  九儿气的是直跺脚,却怎么也不能不管乾龙,之能轻轻一跃闪到乾龙身后,推动着那沉重的轮椅,向山上走去。

  “九儿。。。你!”

  “乾龙哥哥,好歹我是个魔战,你到底用不用我帮忙?”九儿调皮的一笑,微挪莲步,那俏丽的身影在丛林中穿梭,乾龙也是苦笑着摇摇头,他想拒绝却无法拒绝,如果此生无法站在山巅之峰,枉为男人。

  时光如箭,光阴如水,转眼间正午烈日当头,酷热难耐,九儿那一身轻纱被汗水打透,衣内出光隐隐外泄,不远处轰鸣之声渐渐逼近,一条巨大的彩虹悬挂在天际。

  乾龙端坐在轮椅之上,神情肃穆,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深渊之下一片漆黑,隆隆的轰鸣声从黑暗中传来。

  “乾龙哥哥,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一路上竟然么有碰到一头凶兽!”九儿纳闷的打量着四周,为眼前的一幕暗自窃喜。

  乾龙微微一点头,眉间确实没有一点点的喜色,那漆黑的眸子也在这一刻缓缓闭上了,那紧锁眉头看着九儿微微发愣。

  “怎么了?乾龙哥哥你不高兴吗?”九儿黛眉微皱,皱了皱琼鼻不满的问道。

  “有血腥味,而且空气中魔力元素混乱,这里应该刚刚发生过战斗!这也是我们一路之上没有碰到凶兽的原因,这一路的凶兽,都被暂时的清剿了?!鼻夯赫隹?,淡淡的说道。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我可魔战高手!”九儿吐了吐舌头,心不在焉的四处打量,一副听天书的表情,乾龙也只是淡淡的一笑,自己的感觉总不能强加给别人。

  乾龙的笑容略微有些苦涩,自己的本来想壮烈一番,可现在这情况却是造化弄人,正当两人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密林中一阵不安的骚动,一群飞鸟冲出了树林。

  “一群废物,这次让他跑了什么时候能再抓住它!”

  阴霾的声音丛茂密的林中传出,那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让乾龙瞳孔微微放大,那熟悉的面孔也是在下一刻,突然出现在乾隆的视线当中。

  “宋清!”乾龙微微一愣。

  再往远处看去,一个身穿白色 魔武袍,却是满身血污,面容帅气却是异常狰狞的青年人,出现在那视线尽头。

  而此刻那宋清也是微微抬头,两人的视线瞬间就碰在一起。

  “乾龙!”

  宋清微微一愣,旋即目光一移扫向旁边的九儿,阴沉的表情立即变的丰富起来。

  “贺兰九,九儿!你怎么在这!你怎么和这个臭小子在一起!”

  宋清话音刚落,其身后也是人影闪动,十多名身穿红色 魔武袍的魔者接连出现在宋清身后,而他们看到九儿表情,却是和宋清一样精彩。

  在青衫镇谁不知道这荷兰家的贺兰九,是宋清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但同样人人皆知的事,指腹为婚那是两大家族的太爷爷一辈定下的,如今两位老祖宗已然去世,贺兰老爷子确实对宋清的品性极其不满。

  而九儿也是十分讨厌这个性情高傲的宋清,对宋清往往是视而不见,这在宋清心中埋下了一枚炸弹,如今,宋清竟然看见乾龙竟然和自己的未婚妻,出现在这深山老林中,一股邪火窜上了头脑,旋即怒喝道:“臭小子,谁叫你接触我们家九儿的,你想死吗?”

  可没等乾龙说话,九儿却是眉梢一挑,娇喝道:“什么叫你家九儿,谁说我是你家的,再说了,我不喜欢你,我愿意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

  “放屁,咱俩可是指腹为婚!”

  “谁说的让谁嫁给你去!”

  乾龙躺在轮椅上淡淡的接上话,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九儿闻言也是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只有那宋清,脸上阴霾的都能滴出水来,阴森的目光盯着那瘦小的乾龙冷笑道:“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惹起我来了!”

  气氛在这一刻凝固,一股火红色的魔力在宋清体表翻腾不已,那手中的折扇也是紧紧握紧,九儿见状连忙拦在乾龙身前,娇喝一声:“宋清,此时与他无关,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又怎样,这个废物,前几天没杀死你算你走运,今天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必死无疑!”宋清缓缓的抬起头,狞笑道:“拦住贺兰九!”

  唰!

  话音落下,宋清身后人影闪动,一股凶悍的气息陡然爆发,壮硕的身影也在下一刻闪现在贺兰九身边,硕大的拳头带着火红色的魔力猛然砸向九儿。

  而九儿也在这一刻,身形向后一闪,躲开了这一击。

  “魔战高手!你是宋晨!”

  乾龙眼神一凝瞬间认出了出手的人,宋晨,宋清的表哥,也是宋家为数不多的魔战高手之一,常年在青衫镇周围猎杀魔兽,虽然同是一星魔战,但身手却不是这九儿能比得了的。

  莫要说拦住九儿,就是正面击败九儿也花不了多长时间,想到这,乾龙也是心头一沉,而下一刻,宋清那阴霾的面孔已然出现在乾龙面前。

  咔

  宋清瞬间就将乾龙的轮椅单手提了起来,其身形一动,变闪掠到这九岳大峡谷的边缘之处,乾龙就被那宋清凌空拎到了万丈深渊的上方。

  “宋清,你好本事!”

  乾龙淡淡的看着一片漆黑的深渊,漆黑的眸子中没有一丝的慌乱。

  “宋清,你放开他!如此欺凌一个毫无反击能力的人,你妄为魔灵强者!”九娇喝一声,身形连续闪动,却无法突破宋晨的防线。

  戏虐的看着两人,宋清冷笑一声:“随你们怎么说,本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轮不到你管!”

  “有什么遗言?”

  宋清淡漠的盯着乾龙,就如猫戏老鼠一般,可乾龙却没有出现任何的慌乱,漆黑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宋清,平静的声音缓缓吐出:“如果我不死,我会成为你的梦魇!”

  转过头来,乾龙盯着九儿微笑道:“九儿你对乾龙的恩,乾龙记在心中,在强调一点!”

  乾龙话语微微一顿,眼中也是放出一丝异彩,旋即猛喝一声:“九儿。。你很美?。?!”

  “该死!你给我去死!”

  宋清面色一冷,旋即那手臂高高扬起,猛然下挥,乾龙如陨落的流星一般被甩进了深渊,深渊之下如同恶魔一般的声音缓缓回荡:“如果我不死,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不?。?!宋清你个畜生!”九儿怒骂一声,趴在崖壁上浑身颤抖,眼泪也是不自然的流了下来,虽然九儿对乾龙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其善良的性格却让她感觉自己对不起乾龙,乾龙的死在某些方面,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哼!一个废物而已!”

  宋清一挥袍袖,带着宋家的人转身离去,只留下泣不成声的九儿。

  而此刻乾龙却并没有死,黑暗中急速下降的速度让乾龙感到阵阵头晕,毕竟乾龙的身体有着天生的缺陷,感受着自己那短小四肢不?;游?,乾龙自己都有种想笑的感觉。

  可他却笑不出来,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将何时会死。

  仍然在下落。

  “这个该死的大峡谷到底有多深?!?/p>

  乾龙嘟囔着,抬头看着那已成为一条细线的上空,再看看自己身下那依然黑暗的空虚,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召唤感自峡谷深处传来,那种召唤感让乾龙心跳加速,那种深入骨髓的召唤感让乾龙的双眼陡然睁开。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黑暗中无尽的风声,还有的就是那乾隆兴奋的呐呐自语,在黑暗中回荡。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