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贺兰有女贺兰九

|

  转眼间,这对乾家父子即将被那魔灵的含怒一击所覆盖,众人的心都凉了大半截,魔战和魔灵的差距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就算是魔战全力抵挡,这一击恐怕也会要了乾狂父子的命,而这对父子却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挨打,众人心中纷纷惋惜,不就是为了堵着一口气吗?何必呢?

  远处乾龙的母亲莫莉已然哭的是泪眼婆娑,将自己的小儿子乾昊紧紧抱在怀中冲向乾狂,只可惜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一家人死都不能死在一起。

  就当众人都认为乾家父子即将灭亡之时,一个深沉的声音如幽魂一般在空气中响起。

  “何必呢!何必欺人太甚呢?”

  一道清影如流光一般从高高的木台闪掠而出,深蓝色的魔力瞬间覆盖了乾龙父子两人,那魔力化作层层水浪,化作一团巨大的水球,水球微微一颤,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向火焰龙卷。

  “凝!”

  随着一声轻喝,那水球急速蠕动,在空中一直深蓝色,如冰晶一般剔透的巨龟陡然成型,森然透着丝丝冰晶的巨口也在这一刻张开,对着火焰龙卷吞噬过去,转瞬间两道攻击便是碰撞在一起。

  哧

  一声尖锐的声音刺痛了所有人的鼓膜,白色的烟雾瞬间笼罩了乾龙父子的身影,再度散去之时,乾龙身前,一个冷漠的中年人如标枪一般挡在其身前。

  蓝色的武士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中年人的负手而立,一个淡漠的声音缓缓吐出:“够了!”

  “卡本导师!”

  宋清惊呼一声,眼神极度恐惧,这个卡本导师向来是十分冷漠,青衫镇的事,除了挑选学员,这个神秘的导师向来是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只是默默地挑选着进入‘震武堂’的学员,他怎么会突然出手。

  恐惧之色慢慢退去,宋清深呼了一口气,有那种吃了一个苍蝇,还要细细品尝的神情微微一拱手,恭敬道:“是!”

  而此刻众人悬着的心也是慢慢放下,总算没闹出人命来,这个卡本虽然只是一名二星魔灵,但是他的背后,却是天下第一大势力‘震武堂’有他出手,这个宋清也不敢肆无忌惮。

  乾龙缓缓松开紧握的双手,掌心早已被指甲刺破,一丝鲜红的血迹顺着白皙的手掌流淌。

  “宋清,每一个魔武士都是我人类珍贵的战力,我绝不会让去草菅人命,我希望你会老实一点!”卡本轻微的甩动袍袖,一个飞身回到了木台,继续着那枯燥的工作,只留下那满脸阴狠之色的宋清,咱原地呆呆的站着。

  “呸!恃强凌弱的狗东西,今日之辱,乾龙我记住了!”

  一口泛红的浓痰吐在地上,乾龙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广场的尽头。

  “哼!青衫镇还没人敢得罪我!你八雄佣兵团也不行!

  宋清面色铁青,一挥袍袖愤然离场。

  夕阳已是西下,那‘震武堂’的筛选大会仍在继续,青衫镇所有青年都聚集在这不大的木台周围,希望自己会拥有那么一点点的魔力,以后或许能成为魔者,过上美好的日子。

  而白天的一幕早已被众人抛之脑后,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成为魔力拥有着,以便于以后能加入‘震武堂’,在众多的普通人当中,脱颖而出,然而,他们却个个兴奋地跑上去,个个耷拉着脑袋走下台来。

  偶尔,一千多人中会有那么一个人高高兴兴地走下来,那拥有魔力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夜幕慢慢笼罩了整个青衫镇,镇外恐怖的兽吼声让人难以入睡,而最难入睡的就当数乾龙了。

  “真的不能成为魔者了吗?”

  乾龙仰望着星空轻声呢喃到,自己分明拥有着魔力,而且还是那万中无一的雷属性,可自己偏偏就是个残废,不管怎么修炼,也不能将魔之力低级跨越到魔之力中级。

  七年了,乾龙从小就是个残废,但是却在十岁时就凝结出了低级的魔之力,这虽然算不上是绝世的天才,但也绝对不算平庸之辈。

  可是自己优越的感知力却没帮上自己任何忙,一天天的对魔之力的感知越来越清晰,却无法吸收他们,只是因为这残废的身躯。

  自己家中除了自己不能成为魔者,其他人都是魔者,就连自己那七岁的小弟乾昊,都已是高级魔之力,乾龙的六个哥哥更是无一不是魔者。

  “该死!该死!这到底是为什么!”

  乾龙仰天怒吼,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传出了好远,片刻之后才完全消散。

  “咱们这个苦命的孩子!”

  不远处,莫莉依然是泣不成声,乾狂也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却也是无能为力。

  “苦了这孩子了,弟兄八个,数他对魔力的感知力最强,而且还拥有雷属性,可偏偏怎么就。。。。哎!”

  乾狂一声长叹,也是苦恼的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燎泡,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げ涣?,乾狂也是极度窝火。

  深夜那般寂静,一家人在不安中度过,谁也不知道乾龙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越过高山,照耀在一身露水乾龙身上,乾狂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孩子,每到筛选大会总会一夜无眠!”

  “这回是第七次了!”

  莫莉无奈的看着那消瘦的身影,黯然落泪。

  “爹,娘都起来了!”

  乾龙微微一笑,面容苍白得吓人,但是还没等乾狂回答,乾龙却推着自己的木轮椅向院外驶去。

  “我出去散散心??!”

  “哎!哎”

  乾狂被乾龙这一举动弄得措手不及,连喊了两声,可是乾隆早已出了院子,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莫非这孩子想通了,不当魔者了?”

  乾狂摸了摸大头,疑惑道。

  “怎么可能,咱儿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认准的事,什么时候能回头???算了就让他出去散散心也好!”茉莉白了乾狂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街上异常的安静,不管是丹药坊,还是兵器阁,人流已经不像往日般的喧嚣,因为所有的人都被那魔武士筛选大会所吸引,街上空荡荡,而乾龙就推动着那木制的轮椅,在那青石大路上孤独的前行着。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那,不知不觉,乾龙便到了城门。

  “看!那不是乾家的废物少爷吗?”

  “对??!这个家伙要出去吗?真是不知死活!不知道外面荒野之中全是凶手吗?”

  “算了,他这个废物,你管他?”

  守城的两个士兵议论纷纷,对着乾龙指指点点,而乾龙却不闻不问,目光坚定向城外走去,那漆黑的眸子仿佛看见什么希望一般,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大山。

  青衫镇外,那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脉,一眼望不到尽头,满眼的翠绿景象,那里生机勃勃空气清新,却没有人愿意去那里,因为那里有九岳大峡谷,凶兽的发源地,那里就算是魔战高手也不一定能保全自身,而乾龙的目光却是锁定在那遥不可及的九岳大峡谷处。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马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乾龙这个残疾人,转眼间两个时辰过去了,那远处的山总算离自己近一些了,可是这山路也是越来崎岖,到处都是乱石丛生,无数的荆棘带着尖刺划破了乾龙的衣衫。

  突然行至一块青石之上,青石突然一松,乾龙的轮椅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后翻去。

  “完了!连个凶兽还没看见,就要死了吗?不行!绝对不行!”乾龙惊呼一声,挥动着短小的四肢希望找回一丝平衡,可是陡峭的山路,轮椅失去了平衡就不可能被乾隆那小胳膊小腿找回平衡。

  一阵疯狂的凌空乱舞,下方陡峭的山路映入眼帘,乾龙绝望的闭上眼睛,一股由心而生的怨气让其破口大骂:“贼老天,小爷我想轰轰烈烈死在凶兽手上,你都不让吗?”

  “嗯,或许老天不让,可是本小姐同意了!”

  正当乾龙即将命丧黄泉之时,一股香风飘然而过,一只如春笋般的玉手轻轻抓住了,三千青丝带着淡淡的幽香拂过乾龙的脸,让其头脑一阵发晕。

  转瞬之间,轮椅便恢复了平衡,乾龙晃了晃有些头晕的脑袋,定睛一看,两条芊芊玉腿玉立在眼前,喉结微动目光上移,一个甜美的笑容映入眼帘。

  “你。。你!”

  “不认识我了乾龙哥哥,小时候你还给我糖吃了呢!我是贺兰九???”少女轻轻一笑,蹲下来,满脸笑意的问道:“乾龙哥哥,怎么?还要跟魔兽拼命呀?”

  “咳咳,九儿你这丫头,真是。。?!?/p>

  乾龙尴尬的挠了挠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讪讪一笑,该说什么呢?乾龙一时之间也懵了,从小就这丫头对自己这个残废人不排斥,反而很亲近,自己该怎么说?这自寻死路之事恐怕这丫头不会任自己的性子来吧,乾龙面红如潮,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