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中无一的属性

|

  玄黄历二零六零年,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火红的朝阳在远处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映红了整片天空,青衫镇,这个位于中部联盟的一个偏远小镇,此刻已然是人头翻滚,四处喧嚣,一片的热闹景象。

  镇中央,一群身穿蓝色 魔武士袍神情肃穆的人,正笔直的如标枪一般站在一处大高台之上,用那凌立的眼神不断的打量着台下那一个个稚嫩的面孔。

  木台中央,一个高达一丈的透明水晶球,在阳光之下闪耀着晶莹的光芒,同时也吸引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魔之力。。。雷属性!等级。。。初级?。?!不合格”

  高高的木台上,一个冷漠的中年人朗声念道,而随着声音的落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扎眼的木轮车上。

  一个瘦小的青年,正瘫软在木轮椅上,眼神淡漠无光,原本白皙的面孔上,此刻便是透出一丝死灰色的苍白。

  “又是这个废物?。?!”

  “可惜了,这雷属性怎么就长在这个废物身上,真是暴殄天物!”

  无数的议论声如针芒一般摄入青年的大脑,让其感觉到一丝丝的眩晕,那心也是狠狠地颤抖着。

  “下去吧!明年不要再来了!”

  台上淡漠的中年人轻轻摸了摸青年的头,目光也是变得柔和了许多,带着那极少出现的温和语气轻声劝道。

  青年苦涩的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自嘲的语气说道:“明年不来了,谢谢卡本导师!”

  语毕,青年费力的推动着那沉重的木轮椅,缓缓向台下驶去,阳光下那消瘦的影子拖得细长,木轮车上,那骨瘦如柴的双手,还有那畸形的双腿,都深深的扎进众人的脑海中。

  七年了,这个拥有着雷属性的残废青年,已然在这个水晶球旁,连续出现了七年,他已是第七次出现在这魔武士筛选大会了,而这七次的结果都是让人痛心的,这个叫乾龙的青年每一次都会在一片的嘲弄声中黯然离场。

  “又失败了吗?”

  场边,一对中年夫妇呐呐自语,那紧握的双拳让人感觉到,这两人的心情似乎比那失败的乾龙还要糟糕。

  这对夫妇身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也是低头不语,脸上的红晕尽数散去,那刚刚的兴奋头早已消失不见。

  “爸,妈,昊昊!我们回家吧!”

  乾龙吃力的推着木质轮椅,脸上带着一丝虚弱的微笑。

  “走!回家!”

  中年人身躯微微一抖,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轻轻的摸着乾龙的头,推着轮椅,挤开厚厚的人群在一片嘲讽声中,缓缓走出了人群。

  “这种废物!每次都要来,真是不自量力,你们说,他除了拥有个雷属性,他还有什么!”

  “他是个残废,长得也畸形,自己都不能走路,还敢来测试魔武士,真是笑话!”

  听到人群中拿过分的嘲讽声,中年人的步伐陡然一顿,身躯也是不自然的一抖,猛然回头,凶悍凌厉的目光,如护仔的野兽一般扫过说话的几人。

  “怎么,说的不对吗?”

  几个青年人被盯得背后阵阵发冷,不满的嘟囔着。

  “我儿子不是废物,我在听谁说这样的话,就不要怪我乾狂不客气!”

  唏嘘声一片,说话的几人纷纷低下了头,他们都是来测试魔武士的,实力也不过就是魔者,甚至有些只是拥有低级的魔之力,连魔者都算不上,而乾狂却是一位五星魔战,只差一线就可以突破魔灵高手,更重要的是,乾狂是八雄佣兵团的团长,其团中的六个儿子都是魔战和魔师级别的高手,这更让在场的人忌惮不已,纷纷闭上嘴巴。

  乾狂缓缓收回了目光,目光柔和的盯着乾龙,伸手摸了摸小儿子乾坤的头,推着木轮椅缓缓向场外走去,乾龙的母亲莫莉也是连连安慰乾龙,一家人便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走出了人群。

  “哎呦!这不是传说中的废物。。。乾少爷吗?又来测试???哈哈哈。。。?!?/p>

  一声张狂的笑声不和谐的传进了乾龙的耳中,乾狂也是面色一冷,猛然回头,一个清秀却带着几分张狂的面孔正从人群中缓缓走出,众人纷纷退让两边,让出一条路来。

  宋清,宋氏家族大少爷,同时也是宋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仅仅二十岁,便已是一星魔灵,超越了宋家家主宋海,已然是青衫镇唯一的一名魔灵高手。

  而宋清的出现,却让乾狂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怎么就会是他,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要说乾狂的实力,青衫镇他怕过谁,除了与八雄佣兵团齐名的贺兰家,再就是这宋家,而宋家让乾狂忌惮的仅仅就是这个宋清,可偏偏出言不逊就是这个宋清。

  乾狂脸色越发难看,双拳也在这一刻紧紧收拢,精纯的魔力环绕着手臂上下翻腾,气氛在这一刻变得紧张起来,宋清见状也是冷笑一声,一股更加恐怖的魔力,在这一刻凝聚在宋清那白皙的双手之上。

  “废物就是废物,怎么还不叫人议论?”

  “你。。。。?!鼻褚徽笃?。

  “爹,算了!”

  一声淡淡的声音响起,乾龙那枯瘦的双手轻轻抓住乾狂,眼神深邃,没有一丝波澜,而此刻乾龙的母亲莫莉也是出言相劝,乾狂身躯一抖,环绕在手臂上的魔力渐渐消散。

  用那赤红的双眼狠狠瞪了宋清一眼,乾狂缓缓的转过身去,迈着沉重的步伐,推着乾龙向八雄佣兵团的方向走去,转眼之间那身影便已消失广场的尽头。

  在场的众人无趣的摇了摇头,好戏又没看成,那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凝聚在木台之上的魔武士筛选大会。

  “哼!老子和儿子一样没种!”

  宋清那运足了魔力的声音,在空气中再次响起,巨大的回音充斥着小镇上空,瞬间,人群再次陷入诡异的安静当中。

  “宋清!老子要你命!”

  随着一声犹如惊雷般的声音,众人的目光凝聚在了广场的尽头,一道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乾狂浑身包裹着金黄色的金属性魔力,宛如一道闪电一般,急速窜向宋清,紧握的双拳也在这一刻化拳为爪,在下一刻猛然抓向宋清的面门。

  “金鳞骨爪!”

  随着一声爆喝,乾狂那魁梧的身躯猛然高高跃起,呈泰山压顶之势瞬间压向宋清,阳光之下,巨大的人型阴影笼罩在宋清头顶,乾狂的双手也在这一刻,覆盖上了一层金光闪闪的鳞片,尖锐的爪尖带着刺眼的金芒,抓向宋清的天灵。

  没有人会怀疑这一招的威力,就算是宋清被结结实实的抓上一下,那也绝对会魂飞魄散,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呵呵,灵级中级魔技吗?仅此而已嘛?”

  宋清冷笑一声,火红的魔力随着声音的落下,瞬间笼罩了整个拳头,,一股如旋风般的魔力,在其白皙的拳头上凝聚出一个尺许大小的小型龙卷。

  “火焰风暴拳!给我。。。破!”

  宋清一声冷喝,右手带着一片火光,迅速的迎上乾狂的利爪,瞬间,金属性的锋锐之气与火属性炙热温度,在这一刻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一股炙热的气浪,呈涟漪状一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砰

  一声闷响,乾狂被震的向后翻滚,在空中翻了一个华丽的后空翻,而宋清却是膝盖一沉险些跪在地上。

  “哈哈哈。。。。魔灵又怎么样?老子魔师也照样不怕你!”

  乾狂一声狂笑,身上一片焦黑,道道黑烟在其身边环绕,原本一头黑发此刻已是化为一团灰烬,那光秃秃的脑袋上布满了燎泡,模样狼狈不堪,再看宋清,除了拳头上那一丝丝血迹证明其刚刚战斗过,那阴森的笑容却告诉众人,他宋清一点事都没有。

  “宋清!有种你一掌拍死我,不要伤我爹!”

  木轮椅吱吱作响,乾龙不知何时已然挡在了乾狂的身前,那深邃的目光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冲天的怒火。

  乾龙枯瘦的双臂大大张开,就像是老母鸡护着小鸡一般,将乾狂那魁梧的身躯拦在了身后,看起来滑稽异常,但那坚定不移的目光却告诉任何人,他不是在开玩笑。

  “打死小爷!小爷眨一下眼不是好汉,我临死还溅你一身热血!”

  乾龙的一声冷喝中气十足,早已没有了刚刚的颓废,那目光就像钢铁一般坚定,那饿狼一般的目光却让宋清心头微微一寒,其脚步也是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众人也是唏嘘不停,让宋清心中一阵烦乱,旋即冷笑道:“小废物,真到本少不敢杀你吗?”

  “哈哈哈。。。。你敢杀!你有什么不敢?你也就这么点本事,欺软怕硬,你怎么不敢去单挑镇外的五级凶兽去?也就敢在这跟我这么一个残疾人叫板。别看你是个魔灵高手,小爷我照样不怕你,就算死小爷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乾龙冷笑一声,那瘦弱的身躯在阳光之下摇摇摆摆,乾狂轻轻扶住乾龙,也是轻笑一声:“我乾狂有这样的儿子,我骄傲,宋清,我不是你的对手,要杀便杀,我们父子绝不皱一下眉头!”

  诡异一般的安静,没有人说话,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凝视着这对父子,宋清的脸上一片赤红,眼中狰狞之色不断闪烁,猛然抬起头,宋清冷声道:“你们想死!那本少便成全你们!”

  空气变得炙热起来,宋清周身,火光闪耀,恐怖的魔力将四周的尘土尽数掀飞,一个微型的火焰龙卷在宋清手中渐渐凝实,恐怖的魔力波动让四周之人纷纷向后推去,魔灵的实力也在这一刻被宋清全部调动。

  “哼哼,想死还不容易!那你们父子便去死吧!!!”

  宋清沉喝一声,手中龙卷也是疯狂的甩出,残忍之色迅速浮现在其白皙帅气的面孔上,此刻能让无数少女怀春的面容,却是异常狰狞。

  阳光之下,乾龙缓缓挺起那瘦弱的胸膛,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荡,那帅气的面孔上,一份刚毅的笑容在阳光下缓缓绽放,那火焰龙卷也是在这一刻,在乾龙眼眸中急速放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