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此乃破铜烂铁

|

  当下,那些大佬一一拿起八卦铜镜,让身后的掌眼鉴定起来。

  却见那些掌眼有的手拿罗盘,有的掐指念诀,无比神秘的样子。

  直到片刻后,楚了沐远山外,所有大佬的掌眼都鉴定完毕。

  “郑师傅,怎么样?”楚天豪他带来的那名掌眼问道。

  “这八卦铜镜确实不凡,如果我鉴定没错的话,一旦开启,确实能产生风水磁场,只是我法力低微,无法将这铜镜开启,所以并不知道铜镜所产生的风水磁场是好是坏?!敝JΩ邓档?。

  “确实,这八卦铜镜的镜框上有符纹,这些符纹应该是一种阵法?!彼菊裥鄞吹哪敲蒲垡彩撬档溃骸安还乙参薹ńせ钇渲械恼蠓??!?/p>

  金坤、王仲、乌华强也各自看向他们带来的掌眼,只见那三名掌眼先是点头,而后又摇头,点头是承认楚天豪和司振雄带来的掌眼所说无差,而摇头则表示他们也无法激活铜镜内的阵法。

  “雷兄,你这宝物虽然不凡,但没人能激活,我们买了也没用??!”司振雄说道。

  “呵呵,不是我说你们,怎么连个有道法的掌眼都请不到?”

  罗雷笑了笑,然后转身,对身后的那名独眼老者恭敬道:“吴老,您来露一手,给这些人瞧瞧吧?!?/p>

  那吴老神态傲然,看来应该是罗雷请的客卿。

  “也罢,尔等法力微薄,那老夫就让你们瞧瞧,什么才叫真正的修为?!?/p>

  说着,吴老上前一步,在众人的目光下,双手掐诀,念念有词,盏茶工夫后,其右眼猛然一睁,继而咬破指尖,用鲜血在八卦铜镜上画了一个符纹,最终大喝一声:“开!”

  只见,八卦铜镜上的那些符纹竟闪烁起了点点光辉,旋即一片无形的气浪从铜镜中涌出,飘散在大厅之中,灌溉在每个人身上。

  “嘶……大师,这是真正的大师??!”

  “天呐,好浓郁的灵气!”

  其他掌眼纷纷惊叹,面露骇然。

  那些大佬也都神色大喜,因为在那无形气浪的灌溉下,他们只感觉全身如脱胎换骨,轻盈畅快,仿佛整个身心来到了天堂。

  沐远山也是神情激动。

  叶辰也是轻“咦”一声,没想到这独眼老者和他一样,也是一名修真者!

  刚才吴老在激活铜镜阵法时,明显动用了真气,被叶辰所察觉到。

  看其修为程度,也在练气三重。

  只不过,对方的练气三重和他的练气三重有些天壤之别。

  他的练气三重,是由大虚空诀配合混沌灵根修炼出来的,但那吴老体内的真气驳杂稀薄,明显修炼的功法残缺,而且灵根品质也极低。

  “看来地球上还是有修真者的,只是极少罢了?!币冻桨蛋翟谛闹胁虏?。

  之前他阅读华夏的神话典籍时就猜到,古华夏绝对是修真者盛行,不说别的,就说茅山道士,便是最接地气的例子。

  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地球灵气稀薄,再加上历史的几次焚书坑儒,把大量修真功法焚烧成灰,所以到现在修士已经非常少了,就算有,应该也都和眼前这个吴老一样,修为驳杂,难以有所成就。

  就在叶辰于心中感叹间,那些大佬都开始竞价了。

  “雷兄,我出一千万,买你这件宝器,如何?”楚天豪先说道。

  金坤冷哼,“天豪兄,你是瞧不起雷兄还是瞧不起这件宝器?一千万?我出三千万!”

  “五千万,把这件宝物让给我,怎么样?”司振雄说道。

  “六千万?!?/p>

  “八千万?!?/p>

  “我出一亿!”

  楚天豪开出了一亿的价格,“今天这八卦铜镜,我要定了!”

  沐远山刚也要出价时,叶辰却碰了一下沐远山的胳膊,微微摇头,示意沐远山不要竞拍。

  这让沐远山眉头一皱,难道叶辰觉得八卦铜镜不是宝器?可是刚才吴老明明已经开启了风水磁场??!

  罗雷察觉到了叶辰的小动作,不禁说道:“沐远山,我看你带来的这小子摇头,怎么,难道是质疑我这件宝器?”

  司振雄也是冷笑,“就是,远山兄,你刚才一口一个叶大师的叫,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沐远山,这小子刚才打我儿子,你却以他是你请来的掌眼身份袒护他,那我现在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本事,如果他无法证明是你请来的掌眼,那他打了我儿子,我必须得废了他?!背旌酪醭磷帕乘档?。

  “你确定要让我证明?”叶辰心中冷笑,说道:“刚才你似乎出价一亿,扬言要定这八卦铜镜了是吧?”

  “是又怎样?”

  “好,那恕我直言,这八卦铜镜根本就是个水货!风水宝器?不存在的!”叶辰说道:“你花一亿买个了水货,呵呵……”

  此言一出,罗雷等人的脸色都是瞬间阴沉,包括那位吴大师同样面露惊色。

  “小子,你说这八卦铜镜是水货,是在侮辱我们在场的人都是瞎子吗?还是在侮辱雷爷是骗子?”楚天豪根本不信叶辰所说。

  “别人是不是瞎子骗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傻子!”

  叶辰说道:“这八卦铜镜确实内含阵法,但阵法已坏,每使用一次,损坏便会加重,不出意外的话,这八卦铜镜内的阵法最多能再开启两次,两次后,阵法必崩,到时这八卦铜镜,也只是破铜烂铁罢了?!?/p>

  砰!

  叶辰的话刚一说完,罗雷便一拍桌子,目中带煞道:“小子,你再敢胡言乱语试试?”

  “你这是在怀疑老夫?”那位吴老也是面带煞意,叶辰当众说八卦铜镜是破铜烂铁,这是在打他脸??!

  这对他这位大师来说,是一种耻辱,以后还怎么在泞州行走?

  “哼!”

  叶辰却是冷哼一声,径直走到桌前,手指在八卦铜镜上一点,顿时八卦铜镜上的符纹再次闪动,一股股气浪倾泻而出。

  片刻后,所有气浪全都消散,而八卦铜镜上的符纹,也诡异的消失!

  失去了玄奥符纹的八卦铜镜,确实和破铜烂铁一般。

  “阵法已崩,灵气已散,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叶辰看似随意的一手,却证明了他所说是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