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老 百 姓 是 天

|

  今天是星期天,县委书记张为群陪老领导视察了经济开发区,参观了大李庄,探望了敬老院的老人,走访了困难户,专门到老干部活动中心与过去的老同事老朋友进行了深入交谈,对齐山县这几年的巨大变化给予了充分肯定。晚上,张为群和老领导在醉仙楼雅间品尝了当地名吃----醉八怪和洪七公叫花鸡,老领导只是象征性地喝了一点干红,张为群还像过去那样喝了一瓶精品二锅头?;氐桨旃乙芽焱砩暇诺?,一点困意也没有,内心被老领导关心百姓冷暖,心系齐山发展的豪情壮志所激荡着,有许多话要对王家栋说,打电话把他叫了过来。

  王家栋到明天就要到古镇当镇长了,正坐在西部新区自家四楼的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翻看着《红楼梦》。这本世界级的名著记不清读了多少遍,从上初中那一年他就开始看《红楼梦》,不过那是在被窝里偷偷的看,但每读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和体会,不愧为曹雪芹费尽毕生心血写就的大作啊,对人生状况的品味到了极致,可生前为什么没得到公众的青睐和认可?使用面积138平米的屋内宽敞、明亮,整洁有序,温暖如春,一抬头就能从窗子里看到夜幕下时隐时现的妙峰山。

  王家栋的妻子30多岁,中等偏下的个头,留着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庞上戴着一副镶金边的近视镜,皮肤虽然不那么白,有点黑,但身材丰满、匀称,说话温文尔雅,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受过很好的教育。她外祖父的老爷爷干过直隶总督,曾两次参加乾隆皇帝举办的“千叟宴”,是朝野有名的清官、重臣??吞醒牍易诺摹拔尬ā彼母龃笞志褪侵绷プ芏搅粝碌哪?,似有北宋书法大家黄庭坚的风格。她现在是市政协委员,县第一中学化学学科的带头人。在繁忙的教学之余,每年还在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发表论文三、四篇,其中去年发表的《人在特定状态下的化学变化》获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双奖,这在全县是独一无二的。她一边帮王家栋整理要带的东西,一边不放心的问:“我虽然没在古镇长大,但知道那边条件挺苦的,你从小又没在农村生活、工作过,能受得了?能否和张书记说说留在县城当个文化局副局长也行,作作诗,写写文章是你的长项吗!”

  王家栋抬起头,望了妻子一眼,平心静气的说:“张书记的脾气、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常委会都定了的事,能改吗?明天我就要上任了,说这些没用的干啥?再说条件苦点、累点怕什么,干工作就是‘三分能力七分责任’??!”

  这几年齐山巨大的变化激励着每个人,谁都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王家栋更不例外,心情特别激动,终于可以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话锋一转说,“不过苦了你,又得教学又得照顾孩子、老人!”

  “我不是怕苦、怕累,就说上次我评副高的事,只要你和局长打个招呼就行了,你偏不打!你这个人根本不是当官的料,书生气太浓,固执好认死理,是个撞到南墙不回头的人!”妻子停住手中的活,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眼睛,感叹道,“百无一用是书生??!”

  “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王家栋把书一扔,气鼓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愤愤的说,“那样的招呼你让我咋打?干事要凭自己的本事和能力,靠关系评上副高人们能服吗?你看刁副局长连中专也没毕业根本不懂什么教学业务,平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真到了关键时候把上级给的唯一的一个高级职称名额留给了自己,结果评上不到一个月就在唾沫星子叫骂声中得了脑血栓,动惮不得,女儿年轻轻的又得了肺癌,你能说这不是报应?切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王家栋慢慢地走过去一看,是张为群找他。妻子放下手中的活儿,赶紧从挂衣架上拿过外衣,一边帮他穿上,一边嘱咐道:“虽然立春了,但晚上挺冷的,骑车要小心点!”

  “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王家栋看了妻子一眼,急匆匆地下了楼,骑上自行车就往办公室赶。心中不解,“这么晚了,张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见王家栋来了,张为群站了起来,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动情地说:“家栋,坐。明天你就要到古镇上职了,咱们在一起工作了四年多,跑前跑后的不容易,说句心里话,我真不舍得你走……”

  张为群脸色微红,略微停顿了一会儿,坐回老板椅上,冲着王家栋继续说:“家栋啊,不知这几天你考虑过没有,为啥让你到古镇任镇长呢?”

  王家栋眼圈红了,只是点了一下头,没有回答,上前给县委书记茶杯里续上热水,又坐回沙发上,默默注视着张为群,心里七上八下的。

  张为群是个光明磊落,心表如一的君子,实实在在的干事,堂堂正正的做人,他信奉的理念是“政者正也!”。不像极个别的领导,职务提升了,道德水准却下来了,对老百姓的感情淡漠了,想待遇多,想工作少,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嘴上一套,心里另一套,成了台上台下的“阴阳人”,严重败坏了党风民风政风,老百姓深恶痛决。

  张为群当县委副书记时自己就跟着他,屈指算起来到现在四年多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之间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为了工作,张为群也对他发过好几次火,但事后知道自己批评的不对时竟能虚心道歉。这令王家栋特别感动,心里特别舒服,工作更加认真、高涨。但至于为什么让他去古镇当镇长,他真没考虑过多,也不便问,只是觉得上几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兼研究主任下去都是当书记,而自己去当镇长,他也明白书记、镇长是平级,但实际权力大不一样,一个一把手,一个二把手吗,是不是工作有做得欠妥的地方?

  张为群喝了一口茶,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局促不安的王家栋,关切的说:“家栋啊,到乡镇工作,不同于在研究室工作,不仅需要一定的理论水平,而且需要丰富的实践经验,而这种能力和本事,并不是天生的,而是一步一步锻炼出来的,只能从基层干起,才能真正体会老百姓的冷暖疾苦,才能真正提高驾驭全局和处理复杂事务的能力。常委会上,有好几个常委提议让你去强镇干书记,被我否定了,其实我这并不是避嫌,也不是怀疑你的能力,而是真心实意的想锻炼、锻炼你,自古英雄多磨难吗!”

  “你知道古镇是咱齐山县的穷镇,欠发达乡镇如何实现又好又快发展一直是我想解决而未能解决好的大问题,事关百姓的冷暖和全县发展的大局,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我寝食不安,良心受责??!你去了之后,要铺下身子,真抓实干,以有利于发展、稳定为出发点,落脚点,创新工作思路,创新工作办法,切实探寻出一条符合欠发达乡镇的发展之路?!?/p>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王家栋静静地听着,张为群一点困意也没有,喝一口茶,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而庄重起来:“说句心里话,我们当基层干部的就得一切要为群众着想,真心实意为群众办好事,解难事,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这是干好一切工作的基础和根本,切忌急功近利,摆花架子,为出政绩,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穷折腾!要正确处理好老百姓‘上访’与稳定的关系,关心他们的冷暖,化解他们心中怨气,现在有的地方竟发生了官员称百姓为‘刁民’的怪事,这充分说明他们这些人站在了与人民对立的立场上了,是缺乏起码政治常识的‘昏官’,从1949年10月1日人民群众就成了国家的主人。遇到‘上访’问题要弄清事情的原委,从生活上政治上关心‘上访’户,解决他们反映的合理诉求和实际困难,化解他们心中的怨气,把问题和矛盾处理在萌芽状态、始发阶段,总而言之,要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做他们的知心人!”

  一股暖流迅速流遍了全身,王家栋热心里热辣辣的,几天来缠绕在心中的结终于解开了,暗暗发誓: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自己也要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为古镇的发展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决不辜负县委书记对自己的厚望!

  12点的钟声已响过,张为群缓缓地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晃动着高大的身躯走到王家栋跟前,拍着他的肩膀,语气诚恳的说:“家栋啊,和老百姓的感情不是凭空产生的,更不是在台上喊出来的,只有深入到他们中间去,和他们打成一片,才能真正体会他们的冷暖疾苦,才能和他们建立起真正的感情,才能真正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老百姓永远是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